曾有那么一天蓝军在场上的对手也是阿布旗下的球员……

如果你在媒体中关注切尔西老板阿布拉莫维奇的动向的话,那么近期最引人注目的一条消息是这位已经入籍以色列的俄罗斯富商向一个被指存在有将巴勒斯坦籍家庭赶出耶路撒冷,巩固犹太人定居的组织捐赠了超过1亿美元。

而在这个消息的背后,则是美国金融犯罪执法网络局(FinCEN)内部2500余个在近期遭到了泄露,其涉及了俄罗斯寡头以及一些犯罪分子利用秘密交易、洗钱等金融手段转移资金的行为。

但情况不止于此,在这次文件泄露事件中,除了这笔捐款外,人们发现阿布也在足坛存在着人们不得而知的行为。

2014年,当切尔西在欧冠联赛小组赛最后一轮主场迎战葡萄牙体育时,或许斯坦福桥的主场球迷不知道的是,场上实际上有12个人是为老板阿布拉莫维奇效力的。

(图)卡里略曾经在雷斯顿拥有其一部分所有权的情况下代表葡萄牙体育对阵切尔西

卡里略出道于秘鲁国内的传统劲旅利马联盟,2010年,在被欧洲足坛的球探留意到之后,他从南美大陆转战至葡萄牙发展,直接加盟了葡萄牙体育。在为球队效力的5年时间里,他出场了超过100次,也成为了秘鲁国家队的主力成员。

2016年,他转投老东家的死敌本菲卡,不过这个选择并没有为他带来好运,随后这位边锋先后被租借至沃特福德和沙特联赛球队希拉尔。2019年,他正式转会希拉尔,在28岁的年纪就选择前往西亚淘金。

值得一提的是,卡里略也代表秘鲁队参加了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那也是球队时隔36年以来的首次世界杯之旅。这届赛事计打入2球的秘鲁队未能实现小组出线球。

那么话说回来,为什么卡里略是为阿布踢球的球员,他与蓝军老板有着怎样的联系?

如果用一句话来描述它的话,那应该是:球员在未来转会、注册时所获得的经济利益。

换句话说,在足坛,为俱乐部效力的球员在转会时往往涉及到转会费,因此其不仅仅是“雇员”那么简单,他们往往可以被视为俱乐部的“资产”。而TPO的存在就是为了从球员转会中分一杯羹。

对于俱乐部来说,正常情况下他们在买下球员时就拥有了其全部的利益,这其中也包括下次出售时的全部转会收入。但TPO的存在则令这一切没有那么简单,当一家俱乐部购买这样的球员时,那么除了买方俱乐部之外,拥有该球员TPO的一方也有一定的权益。

我们曾经在2018年年末对一篇《明镜周刊》对于足坛超级经纪人扎哈维的文章有过翻译,这里不妨就以其中的案例作为例子来方便理解。

2012年,一家名为雷斯顿(Leiston)的公司从贝尔格莱德游击队那里以700万欧元的价格购得了马尔科维奇100%的所有权,那么此时这家公司实际上才是这位球员真正的东家,倘若球员转会,他们将获得全部的转会费。而游击队很可能是在公司的授权下拥有球员的使用权而已。

2013年6月,马尔科维奇加盟本菲卡,但这家葡超俱乐部仅仅花费了625万欧元的价格。那么这意味着马尔科维奇此时的身价只有625万欧元吗?显然不是。雷斯顿方面对他的估价为1250万欧元,本菲卡方面只是购买了球员一半的所有权,并拥有了球员的使用权。

最后,当马尔科维奇在2014年7月加盟利物浦时,红军方面为了拿到球员全部的所有权花费了2500万欧元,只是这笔转会费分成了两部分分别汇给了本菲卡和雷斯顿。

简言之,雷斯顿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便通过购得马尔科维奇的所有权获得了共计1875万欧元的利润。

第一,当涉及到TPO问题的时候,买方俱乐部所付出的转会费不仅仅与卖方俱乐部进行沟通,还需要与持有球员TPO的一方进行协调,只有同时同意的情况下转会才能成行。

第二,上图中左侧所呈现的内容是我们在前文解析中没有涉及的部分,这部分指向了利益分配问题,也就是我们在文章开篇时提到的转移资金问题。在雷斯顿从游击队那里购得马尔科维奇全部所有权之后,雷斯顿方面以接受咨询、帮助为由,向其他公司支付了经纪人佣金,而这样的行为似乎指向了转移资金的行为。

有趣的是,上面这个案例的核心对象雷斯顿不但是一家注册于避税天堂英属维尔京群岛、与扎哈维相关的公司,其也指向了我们本文的真正主角,阿布拉莫维奇。

在足球解密在2018年年末谈到与扎哈维相关的TPO问题及转移资金问题时,相关的文章中并没有提及到阿布。但问题并没有这么简单。

在这次泄密事件中,人们发现早在2016年12月,就有一家银行围绕阿布的一系列行为提交了一份可疑活动报告。其中指出,阿布有超过10亿欧元的可疑款项与多家离岸公司相关。显然,这些设立在避税天堂的公司唯一的职能就是接收资金。这份报告也表示,其中涉及的很多离岸公司为阿布拉莫维奇所有,作为俄罗斯最有权势的寡头之一,他与莫斯科和普京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与阿布相关的可疑资金在这些公司之间循环流转着。追根溯源,共有9笔、共计1.56亿美元的款项指向了一家赛塞浦路斯公司。这些资金随后又汇入了4家公司,其中就包括了雷斯顿。

根据调查发现,这家塞浦路斯公司以及雷斯顿都隶属于阿布拉莫维奇。这些资金最终都以巧妙的方式为蓝军注资,而此外切尔西也常常作为雷斯顿旗下球员的首选签约目标。

(图)作为足坛的超级经纪人,扎哈维不但是莱万的经纪人,同时也曾在内马尔加盟巴黎圣日尔曼的操作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根据扎哈维的说法,尽管他作为雷斯顿的顾问操作了球员TPO并得到了佣金,但他本人当时并不知道雷斯顿的老板就是阿布拉莫维奇。

但问题并没有那么简单。早在阿布刚刚入主切尔西时,俱乐部在德罗巴、阿什利-科尔的交易上就与扎哈维有了联系。甚至据称阿布之所以能够登陆英格兰足坛也是在这位来自以色列的超级经纪人的斡旋下成行的。

2018年,由于英俄关系紧张,阿布的英国签证过期。这位俄罗斯寡头旋即以犹太人的身份入籍以色列,从而间接取得了继续入境英国的权利。

不难想见,扎哈维很可能在入籍的问题上也给了阿布建议。在此前Equalizer专栏中那一篇关于扎哈维的文章中提到了这位超级经纪人也非常擅长利用各种金融手段进行避税,并利用《1962年英国与以色列双重征税协定》 ,以自己位于特拉维夫的一间公寓为由表明自己“核心利益”在以色列,从而避免在英国纳税。

那么同理可推,尽管如今的签证限制了他在英国的经济行为,但阿布的这一看似曲线救国的入籍行为可能也会在某种层面上帮助他能够获得更大的利益,或许亦能从某种程度上解释了为何阿布会涉及这么多设立在避税天堂的离岸公司。

而在上文提到的卡里略的案例中也涉及到了雷斯顿这家公司以及TPO相关的问题。

2011年,在卡里略从利马联盟转会葡萄牙体育的过程中,雷斯顿购得球员50%的“经济所有权”,从而帮助俱乐部以100万欧元的价格将其引进。这里的“经济所有权”涉及了一系列与经济类的条款,显然这些内容涉及到了TPO问题。

其中的条款规定,如果有买家向卡里略提供超过600万欧元的报价,而同时葡萄牙体育没有接受的话,那么俱乐部方面需要将转会报价的45%支付给雷斯顿。与此同时,葡萄牙体育引进卡里略时也同意每赛季向雷斯顿支付超过12.7万欧元的“风险费用”以换取球员的全部使用权。而根据葡萄牙体育在2014-15赛季的财报显示,当时俱乐部对雷斯顿有260万欧元的欠款。

前英足总主席特里斯曼勋爵就表示,他认为一家足球俱乐部的老板不应该拥有其他俱乐部球员的所有权,这也是TPO被国际足联禁止的真正原因。他还表示,根据相关文件中的内容,如果他还是英足总主席的话一定会对此事进行进一步的调查。

对此,阿布的发言人表示,阿布涉及TPO的行为都发生在国际足联更改规则之前,因此应该没有存在违规问题。而另一方面,在转移资金、注资等问题上,该发言人也表示这些交易虽然可能是机密的,但并不意味着它就是违法的。

早在2006年,马斯切拉诺和特维斯在加盟西汉姆联的过程中由于涉及了TPO而引发了轩然。我们也能从当时感受到英超方面对于TPO的排斥,英超方面也从2008年起开始禁止涉及TPO的交易。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尽管这样的行为看似不合规,但国际足联是在2015年才对TPO行为实行了全面禁令,因此从这个角度看阿布的行为并不违规。

但另一方面,由雷斯顿所引出的资金交易问题似乎将会为阿布本人乃至切尔西带来更严峻的考验。

尽管不能完全确定雷斯顿以及其他阿布旗下的离岸公司与切尔西之间的联系,但BBC在报道中也表示这些离岸公司所涉及的交易很可能涉及到对于蓝军的注资问题。那么从这个角度看,我们似乎有可能会看到一个犹如此前曼城与欧足联对峙的情况,只不过其中一个主角从蓝月亮换成了蓝军。

当然,由于FFP在相关规定中的5年时限,因此欧足联方面能够给出怎样的处理还有待观察。不过至少可以肯定的是,至少在这样的背景下,蓝军在这个各队缩紧银根的赛季里出手阔绰,以欧足联对于FFP的缓冲政策为跳板在转会市场中表现抢眼,欧足联的调查部门应该已经盯上了切尔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