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志的创世者不孤独

当王新躺在家里刷到电影刚上线的预告片,他时常会走神地回想起,大半年前自己在那个风沙四起的剧组中艰难地盯着空中的摄影机的场景。

这是距北京约70公里的怀来县,数百年来连同居庸关一起,是屏护历朝京城的最后一道防线。而在燕山脚下,有一片占地1300亩的天然沙漠,沙丘绵延十余里甚为壮观,人称“天漠”。

奇特的地貌,加上距北京极近的地理条件,使这里成为了国内有名的影视拍摄基地。而为了完全展现此地独特的地貌与氛围,来到天漠的剧组,常常需要使用空中镜头来生成观感更丰富的远景、俯拍等特殊画面。但另一方面,与其历史战略地位极其相配的艰苦条件——风沙漫天,信号不好,给特殊镜头带来的挑战,也是普通片场不能比拟的。

拍摄地环境恶劣,拍摄任务重,足以让剧组们日日焦虑。受风沙影响,空中镜头变得更难稳定操作,设备问题频发。彼时一个剧组在此地空中镜头设备故障,眼瞅着几个关键场景的拍摄受到影响,一个设备卡了整个剧组的脖子。

王新遇到的这种“救场”,在行业中其实并不鲜见。屏幕前的大多数观众不知道的是,如今影视作品中那些喜闻乐见的空中镜头,拍摄起来依然有着很多的挑战。

过去剧组想要航拍,首先是使用直升机载人的解决方案。但这种方案的缺点是显而易见的:成本太高,租金每小时上万,而且是从离开机场就计时。所以最早只有好莱坞的电影中才能看到这种镜头,而且这种拍摄方式本身也会被当成影片的卖点宣传。

后来多旋翼的无人机技术成熟之后,很多剧组通过无人机机架挂载电影机的方式来完成拍摄。这种拍摄方式相比直升机来说当然是巨大的进步,但依然有着诸多不便。参与《九层妖塔》、《八佰》、《夺冠》等电影拍摄的燃影特拍工作室创始人郭晨提到,这种方案完全没有成熟的图传技术,导演为了能够实时监看到无人机拍摄的画面,只能在沙漠里跟着摄影师追着飞机跑。也就是说,导演是无法在屏幕面前专心沉浸地创作的。

本就困难的背景,如果遇上天漠、冬季这种比较极端的拍摄环境,自然是难上加难。

要命的是,这些都还不是问题的全部:一部影视作品高投入、长周期、高风险。具体到一个镜头上,导演面对的可能是“一个镜头引发了连锁问题,整个剧组一周白干”的局面。冯小刚曾在2015年的综艺《我看你有戏》中,讲述自己在拍《1942》一组大场面航拍镜头时遇到的尴尬:

据他讲述,当时剧组选择了国内的飞行团队。结果一开拍,上千人的演员开始调度,炸点依次爆炸,航拍却掉了链子,摄影机在空中撞碎了,什么都没拍下来。只好重新埋炸点、请国外的技师。在他口中,外国的飞行师飞两个小时就要30万块钱。

这种日子,让从业者身心俱疲。很明显,空中镜头不好拍。并非从业者不努力,而是现有技术的使用门槛与效果之间依然存在结构性的矛盾。要想解决这种矛盾,减少突发情况,需要让复杂的技术变得更加可控、易用。

最开始大疆的解决方案S800+Z15禅思云台,同样是一套机架式的解决方案,这套方案在今天看来略显保守。但时隔一年,大疆就探索了一条新的路线K相机的可变形航拍器悟1:将机身、云台、飞控、图传完全一体化。

但以今天的视角来看依然有着诸多不足:画面效果有待提升、图传质量也不太够用。

将研发人员分成不同小组,每次只派三个人进组整理问题,下周换队进组,上队回公司改进产品。

“一个电影剧组,上百号人就位,说准备好开拍,但你突然说要校准指南针,上百双眼睛在那盯着你,汗瞬间就下来了。只有经历过那种压力的研发才能真的理解 为什么我们的航拍电影机高效率、稳定、使用便捷非常重要。”对他们来说,如果因为一次无人机炸机/一条素材丢帧成片不能用,让剧组浪费半天时间,这都是严重的拍摄事故。

从一个门外汉逐渐形成了面向专业影像的成熟产品线,这个过程观众或许无从了解,但从业者是确实会有清晰的感知的。

其二是更低门槛高效率的轨道模式,官方叫航点飞行 Pro,可以理解为在空中给镜头加上了一条厘米级的轨道。可以通过提前排练将镜头轨迹保存下来,这样就大大减轻了在真正开拍时的临场发挥压力,甚至可以让同一个镜头多次精确复现。之前想要实现类似效果的3D索道系统,需要4台吊车牵引钢索来控制云台位置,整个系统非常复杂、时间和人力成本也更高。

换句话说,这是此前影视工业“未被覆盖的领域”。在这个领域,大家几乎都是同一起点。

十年前,也差不多正是在冯小刚导演重新埋炸点和请国外团队后不久,⼤疆姗姗来迟地推出了S800 + 禅思Z15云台,在那之前他们还只是一个提供无人机飞控方案的小厂。当时他们这个实现方式还远没有今天悟系列这样高效优雅,但也正是以这个产品为基础,间接发展出了“悟”系列无人机,和“如影”系列手持稳定系统。以及后面的DJI PRO专业影像系列。

“我觉得一个国家所谓影视行业的发达程度,不只是说我们拍出什么工业化的电影。更多是要让技术基础被世界范围所认可。最简单的是别人在用你生产的东西,接着别人认同了你的技术手段和路线,甚至说发展几年以后,别人可能开始追随你的审美方向,或者是一些对艺术语境的表达的处理方式,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行业成熟。”

只有形成了相互联通的生态,才有机会提供始终如一的体验,并且让这套工业体系可以被海外更多团队接受。

改变在潜移默化中发生着,目前大疆的设备,包括地面端如影系列,天空端悟系列,体感控制器、跟焦器和图传等专业配件,在国内的应用已经非常普遍。不仅来中国接活的国际团队越来越少,在国内取景拍摄的好莱坞电影也基本都由中国团队来接手。哪怕是在以影视工业化著称的好莱坞,像是Netflix的剧组中,也已经开始出现了这些产品。大疆的产品正作为一种解决方案,与RED、Arri等产品在剧组同发挥着作用。

那么到了今天,王新们正尝试感同身受这份痛苦,并将其转化为赵小丁口中的工业和技术革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