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论道|罗勇:全球气候变化影响研究进展

2023年3月24日,清华大学理学院副院长、地球系统科学系主任罗勇做客第二十三期 “清华五道口绿色金融讲座”。本期讲座由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讲席教授、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绿色金融研究中心(CGFR)主任鞠建东致开场辞,CGFR副主任孙天印主持问答环节,线上举办、全网直播。

罗勇围绕“全球气候变化影响研究进展”主题,首先介绍了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评估报告以及相关科学概念,随后分享了气候变化影响、风险和适应的新认识,最后分析了亚洲气候变化的影响、适应与脆弱性。在问答环节,罗勇耐心解答了场外观众提出的问题。

1.人类温室气体排放引起的气候变化,正在广泛地影响自然和人类社会,导致相关损失和损害,并带来严峻的、不可逆转的风险,包括威胁生命安全、降低粮食生产、破坏自然和减少经济增长。

2.限制全球变暖、应对气候变化,需要所有部门深度减排。如果按照目前的减排承诺采取行动,全球升温的水平仍将威胁粮食生产、水供应、人类健康、沿海居住区、国民经济和自然生态系统。因此,尽快深度减排将是避免这些后果的根本途径。

3.适应气候变化可以保障人类的安全和福祉,也可以减少气候变化带来的风险,但缺乏足够的资金支持。气候变化造成的损失和损害将随着持续变暖而迅速增加,在许多情况下带来人类和自然无法适应的风险。因此,适应不能代替减排。

讲座开始,罗勇首先介绍,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于1988年由世界气象组织(WMO)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联合建立,其主要任务是定期组织各国政府推荐的科学家共同编写气候变化科学评估报告,对气候变化的科学认识、气候变化的影响以及适应和减缓气候变化的可能对策进行评估。

IPCC评估报告是国际社会认识气候变化及其影响,建立和深化国际应对气候变化机制,采取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科学基础。IPCC评估报告面向各国决策者,为气候变化国际谈判提供科学依据,具有极强的政策指示性作用。

随后,罗勇重点分析了气候变化的影响、风险以及适应的新认识。他表示,因人类温室气体排放引起的全球气候变化正在广泛地影响自然和人类社会。气候变化导致损失和损害,并带来严峻的、不可逆转的风险,其中包括威胁生命安全、降低粮食生产、破坏自然和减少经济增长。例如,评估的物种中有50%向极地和高海拔迁移,许多物种因无法适应极端天气气候事件而灭绝;农业生产率在中低纬度地区下降、在高纬度地区上升,热岛、内涝等带来的负面影响愈发凸显等。

他进一步表示,与气候相关影响的风险来自于气候危险性(包括趋势性的气候变化和极端天气气候事件)、人类和自然系统的暴露度(受不利影响的位置和环境)以及脆弱性(受到不利影响的倾向或趋势)的相互作用。气候变化风险包括127个关键风险和8类代表性风险,且呈现出显著的区域差异。

以粮食安全风险为例,在本世纪中期,全球变暖2°C或更高水平下气候变化导致的粮食安全风险将更加严峻,引发营养不良和微量营养素缺乏,集中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南亚、中南美洲和小岛屿。从长期来看,如果全球变暖水平达到3°C或更高,与2°C或更低的温升相比,面临气候相关灾害的地区将大幅扩大,从而加剧粮食安全风险的区域差异。

如何限制全球变暖、应对气候变化?罗勇指出,所有部门都需要深度减排。IPCC第六次评估报告第三工作组报告(2022)提到,要将全球变暖控制在不超过工业化前2℃以内,需要大约在本世纪70年代初实现全球二氧化碳净零排放,即“碳中和”;而如果要控制在不超过工业化前1.5℃以内,则需要在本世纪50年代初实现全球二氧化碳净零排放。

如果按照目前的减排承诺采取行动,全球升温的水平仍将威胁粮食生产、水供应、人类健康、沿海居住区、国民经济和自然生态系统。因此,尽快减排将是避免这些后果的根本途径。

罗勇进一步指出,适应气候变化可以保障人类的安全和福祉,也可以减少气候变化带来的风险,但缺乏足够的资金支持。气候变化造成的损失和损害将随着持续变暖而迅速增加,在许多情况下带来人类和自然无法适应的风险。因此,适应不能代替减排。

随后,罗勇谈到了亚洲的气候变化影响、适应措施与面临的困难。他表示,亚洲面临的气候变化的不利后果和相关损失损害,以及未来可能面临的风险与全球基本类似。以气候变化导致的流离失所或永久移民为例,有中等证据和中等共识的预测表明,长期气候变化将增加整个亚洲的移民流动。例如,2019年,孟加拉国、中国、印度和菲律宾各有超过400万人因灾害而流离失所。在东南亚和东亚,气旋、洪水和台风在2019年引发国内960万人流离失所,几乎占全球流离失所总人数的30%。

罗勇表示,我们现在已知有非常多的适应措施,具体方案有智慧农业、减少基于生态系统的灾害风险、投资城市蓝绿基础设施以满足适应性、移民的需要,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为亚洲气候可恢复力发展路径(CRD)提供机遇。同时,气候风险、脆弱性和适应措施需要纳入各级管理的决策中。

然而,实现气候可恢复力发展存在着明显的困难,例如,分散和被动的治理、优先行动选择以及如何排序的论证不足和财政赤字。一些亚洲国家和地区的实践为克服这些困难提供了解决方案,例如,使用先进技术(地基观测和遥感、各种新的传感器技术、公众科学、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工具等),加强区域合作和学习,提高预报能力和更好的风险意识等。

讲座最后,罗勇表示,无论我们怎么做,未来在短期内仍将继续升温,所以要努力加强适应气候变化的措施和行动,尽量减弱气候变化的不利后果。核心还是深度减排,实施碳中和行动,把温升控制在2℃以下,实现1.5℃的努力目标,从而大大降低预计由气候变化引发的人类系统和生态系统的损失和损害,共同打造一个更加公平公正的、保证人类福祉的、可持续发展的全球气候环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