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养蜂人的真实复仇故事

三起谋杀案和两起谋杀未遂,即使对于犯罪圈的大佬或者杀手来说,这也是相当可观地记录了。但令人惊讶的是,犯下这些罪行的人从未与犯罪界有任何关系,他就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养蜂人。他的动机非常简单:复仇。亚历山大·塔兰,一位可怜的老头,为了复仇,他拿起了枪,成为了一个残酷的连环杀手。是什么把这位本分的养蜂人逼上了绝路?我们来详细聊聊这位老人的复仇故事。

亚历山大·费多罗维奇·塔兰,出生于 1951 年,他的一生都住在他的家乡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塔兰在青年时期服过兵役,之后在当地的一家国营农场找到了一份工作。塔兰做成司机、畜牧业技术员,还做过会计。

苏联解体后,国营农场被私人企业家收购。塔兰对农场的改制并没有觉得吃惊,他很快开了一家自己的养蜂场。这个养蜂场成为塔兰的主要经济来源。塔兰结婚后,有两个孩子。这个家庭在农村有一所大房子,一个完善的自营农场。塔兰家的日子过得不错,简直就是一个理想之家。

苏联解体后,90年代的俄罗斯是最混乱的时代,政局动荡,经济正在私有化的转型中,是俄罗斯的犯罪高峰期。塔兰将自己家庭的生活安排得不错,但对于他的儿女来说,农村并没有很好的发展机会,他们会受到不良的影响。

塔兰的女儿娜塔莉亚与一位吸毒成瘾的村民有染。因为这个瘾君子,娜塔莉亚也开始了吸毒。1994年,娜塔莉亚病情严重,被送到了医院,最终在医院去世。死亡原因被列为常规治疗对个体不可预见性的反应。简单说,就是常规治疗对个别人会有不可预见的不良反应。塔兰并不认可医院的说法,他认为是医院的治疗措施不当导致了女儿的死亡。塔兰起诉了女儿的主治医生,案件被受理。通过审查,医生被判无罪。此事不久后,塔兰的妻子也离他而去。

2001年,塔兰又遭遇了另一场悲剧。他的儿子弗拉基米尔在当地娱乐场所的一次群架事件中丧生。那天是村里的节日,年轻人在一起举行了庆祝活动。之后发生了一场大规模的醉酒斗殴事件。塔兰的儿子弗拉基米尔在楼顶,由于护栏断裂,从高处坠落,导致了死亡。在本案中,一名男子被拘留,他是当地商人马戈梅德·埃尔克诺夫的侄子。但后来该年轻男子被释放。由于场面混乱,年轻人都处于醉酒的状态,真凶是谁已经无法确定。但塔兰却固执地认为埃尔克诺夫的侄子脱不了干系(无法得知具体情况,也许塔兰有自己的根据吧)。

2003年的新年夜,一家欢聚的日子。商人埃尔克诺夫的家遭到了机关枪的袭击。袭击者没有被抓住,但也没有人员伤亡。这仅仅是开始,6个月后,埃尔克诺夫在自己家的附近被人近距离射杀,埃尔克诺夫当场死亡,凶手逃之夭夭。

2003年9月,娜塔莉亚的主治医生谢尔盖·格雷夫在家中遭到袭击。袭击者从窗户向房子击,医生谢尔盖·格雷夫受到重伤,导致了残疾。武器是卡拉什尼科夫突击步枪,它还有一个代号:AK-47。

2003年10月,发生了新的谋杀案,警察奥列格·坦奇克成为了受害者。2004年6月,刑侦警察负责人弗拉基米尔·什坦被枪杀。2005年11月,一名巡逻交通警察安德烈·拉琴科的家遭到袭击,安德烈受伤。

这短短不到三年的时间,这一系列的袭击谋杀案震惊了安静的村庄。但警方无法找到有价值的线索,并且这几个案件没有内在联系,警方是作为个案处理的。埃尔克诺夫是一位商人,他曾与商业上的竞争对手发生过冲突。而90年代的俄罗斯,买凶杀人大部分都发生在商业领域。警察奥列格·坦奇克曾经参与过经济犯罪的调查,但他与塔兰家的人没有任何关系,他并没有调查涉及塔兰家里人的案件。奥列格·坦奇克的母亲认为,儿子可能被有影响力的商业人士杀害,为了阻止奥列格·坦奇克的经济调查,刑事警察弗拉基米尔·什坦的死亡也可以归类于此。有人阻止警方办案。这在俄罗斯混乱的90年代,同样不足为奇。而对交通警察安德烈·拉琴科的袭击就显得特别蹊跷,他与塔兰一家同样没有任何的联系。总的来说,这些案件看起来很想不同动机的黑帮报复,警方被带偏了刑侦方向。

2008年,一位当地居民的偶然发现为这一系列案件提供了有力的线索。这位居民在森林里发现了一把用破布包裹的步枪。他马上交给了警方,警方在这个包裹上发现了一根头发。这根头发的主人正是塔兰。塔兰很快就被警方抓获。在塔兰的家里,警方还发现了一把带消音器的手枪。这个消音器是塔兰从一位锁匠那里订购的,之后自己进行了改装。塔兰的解释是:为了熏蒸蜂箱所需的装置。养蜂人塔兰是从另一个城市得到了这两件枪械。这在90年代的俄罗斯,也不算是很难的事情。

之后警方也搞清楚了为什么交通警察安德烈·拉琴科也惹怒了勤劳的养蜂人塔兰。因为交警在醉酒的状态下曾经拘留过塔兰,塔兰强烈抗议,但无效。汽车被开到了警方的停车场,这意味着较重的罚款。

关于养蜂人塔兰的案件调查和审理用了很长的时间。各种原因拖延:一名证人几乎失明,无法阅读协议;重要的证人无法出庭作证等等。终于在2009年5月,法院做出了判决,结果也出人意料,陪审团宣布塔兰无罪释放!

这样的结果简直让人啼笑皆非。可能陪审团成员受到了外界流行谣言的影响。外界的流言中,塔兰被树立成了“高贵复仇者”的形象,他的行为是为了维护正义。

俄罗斯最高法院很快驳回了地区法院的判决,将此案退回地区法院重审。2009年12月,在同样的证据下,亚历山大·塔兰被判处有期徒刑23年,并附带民事赔偿100万美元和5万卢布。目前养蜂人塔兰正在服刑中。

关于此案,我想说一点自己的看法。亚历山大·塔兰原本是一位遵纪守法的普通人,看相貌也不像一个坏人。塔兰的亲人因为意外,一个个离他而去,他的遭遇值得同情,他的心情也可以理解。在遭受这一切之后,我个人感觉塔兰的精神一定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并且已经出现病变,虽然还不到神经病的程度,但肯定是有很大的影响的。塔兰已经不能以正常人的思维去考虑事情了,我非常确信这一点。儿女因种种意外去世,责任不光只在外人身上,就算至亲离去蒙蔽了塔兰的眼睛,看不到这一点。但一起普通的交通纠纷,就算塔兰没有责任,也不至于去开枪杀人啊。我确定,塔兰的精神一定出了问题,不知案件审理时是否对他做了精神鉴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